搜索
首页 > 前端复用 > 通用头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发布 > 外事动态
“共话中俄友谊—我们的故事”主题征文优秀作品展

2021年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为充分展现社会有关各界人士在中俄睦邻友好交往,特别是推动中俄地方合作发展中所做的贡献,以及在此过程中发生的友好感人故事,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地方合作理事会举办了“共话中俄友谊—我们的故事”主题征文活动。我市有关单位和个人积极参与,倾情撰写自身多年从事对俄交往或与俄方友人相处之所见、所闻、所感、所历、所获、所悟,笔墨淋漓,生动感人。其中,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师乔翔鹏、天津外国语大学研究生阚文峰作品入选主办方“优秀征文作品”,现将以上作品在本网发布,以飨读者。


我与齐缘的“奇缘”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师  乔翔鹏

今年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也是我们夫妻离开天津到圣彼得堡生活的第15个年头,很幸运能亲历这段历史,成为中俄友好的受益者,中俄睦邻友好的体验者,更期待我们能成为中俄世代睦邻友好的见证者。

我与齐缘相识于天津的“奇缘”

与妻子相识相爱是在我的故乡天津,当时她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公派到天津师范大学进修的学生。我在天津卫视工作,由于当时坐落在卫津路的广电大院离我的母校——天津师范大学不远,下班后时常重回校园散步。在一次故地重游,重温校园的漫步中邂逅了我今天的妻子——塔吉亚娜,她的中文名字是“齐缘”。

后来,听妻子说,就在我们结识的那天,她的中文老师送给了她那个名字——这真是我的人生“奇缘”啊!之后的日子很甜美惬意,我们常在闲暇时间骑自行车探寻津门各地,去鼓楼、古文化街、天后宫闲逛,去茶馆听相声,地毯式地游走在五大道,去金街看电影,去杨柳青找年画,坐城轨去滨海新区看海.........

我与齐缘共赴圣彼得堡的“奇缘”

齐缘在华进修的日子很快接近尾声。当时我们都面临一个抉择——是她中断在圣彼得堡的学业留在天津,还是我辞去电视台的工作去她的故乡。这个人生重大抉择不在我的规划中,但在这一瞬间,这个抉择却实实在在地摆在了我的人生道路上。

(注:齐缘的母校——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由彼得大帝创建,培养了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是世界著名学府,也是俄罗斯最早设立汉学的高校之一。)

那一刻,我耳畔似乎响起了初中时代听到的第一首爱情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旋律,其实它还有一个更早的版本,叫做《列宁格勒郊外的晚上》(注:列宁格勒为圣彼得堡的旧称。)从若隐若现到声声分明,这就是我心底的声音,是我对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虽不熟悉但却崇敬的情怀,是我不忍让未婚妻中断学业的考量……一番思索,我辞去了天津电视台的工作,随妻子回到了她的故乡。

我与齐缘的“职业奇缘”

那一年是2007年,恰逢俄罗斯的“中国年”。我们在金秋时节抵达圣彼得堡。俄罗斯的这座北方首都、文化艺术之城虽在历史上几易其名(圣彼得堡、彼得格勒、列宁格勒、圣彼得堡),但无论哪个时期,这座人类靠近北极圈唯一拥有五百万人口的历史名城都展示出她无以伦比的文化魅力,而金色的秋天更赋予了这座城市特殊的光彩。

齐缘回到圣彼得堡完成了本科学业,又继续在母校深造,攻读硕士、博士,留校任教。我于2008年成为教师,执教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东方系。教师就是讲台上的主持人,我很喜欢这份职业。伴随着两国国家年、语言年、旅游年、青年年、媒体年、地方年的进行,很多活动我们都参与其中,我们的课堂也成为了两国友好的缩影。

齐缘经常在课余时间主动为社区图书馆、少年宫等机构开设讲授中华文化的大师班,在生活中介绍中国元素,与听友、书友一起学习和分享中华文化的点滴,从在圣彼得堡俄中友协讲解戏曲脸谱,到每年在春节期间编织中国结;从为社区的书法爱好者邀请名师授课,到与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共同做剪纸手工……甚至在孕期和哺乳期,也依然坚持应邀前往圣彼得堡中央公共图书馆做义务讲座。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很骄傲我的妻子对中国文化有如此浓厚的兴趣。作为丈夫和父亲,说句实话,真的很心疼她的奔波。

就这样,我们将传播中国文化的活动逐步常态化,义务坚持了很多年,直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

我与齐缘的“先人奇缘”

在俄罗斯生活十多年,也渐渐融入了当地,这里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最为深切的感受是,每年最为隆重的节日不是新年和国庆,而是胜利日……每个家庭都有反法西斯侵略的先人,齐缘家也不例外。

而我的祖父、外祖父,还有很多亲人,都是参加过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的老同志。祖父与外祖父还都健在,祖父(1921年出生)今年满一百周岁。受家庭熏陶,我从小就崇敬英雄。8岁时,在电影院看《莫斯科保卫战》,剧中人物的外貌虽与自己不同,但精湛的配音让儿时的我感受到了这伟大的反法西斯英雄壮举是我们共同的精神财富,每当《神圣的战歌》的旋律响起,都时刻感染着我、震撼着我。10岁时,专程前往旅顺苏军烈士陵园扫墓,那份感动与崇敬一直持续到今天。

这些年,英雄们留给后人的精神财富时刻鞭策我,为弘扬和传承英雄精神不断贡献力量。我为圣彼得堡“生命之路”博物馆录制了介绍“生命之路”的中文解说,与俄罗斯朋友录制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的诗作,与俄罗斯当代著名诗人马连科合作翻译并录制了他纪念卫国战争的诗篇——《勒热夫》。我所做的一切都基于我们共同的历史、共同的精神基因,这些也都应该传承给我们的后人。同样在今年,圣彼得堡市政府对外联络委员会主席格利高里耶夫先生向我的祖父发来了百岁生日贺卡。

圣彼得堡市政府对外联络委员会主席格利高里耶夫先生向我的祖父发来的百岁生日贺卡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我和妻子都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任教,处于两国文化交流的最前沿。虽是普通的职位,却是无上的光荣。此外,受俄罗斯侨民与国际人道主义合作事务署委托,我们夫妻已经翻译了十部俄罗斯的著名电影,电影合集将作为礼品赠与中方友人。

现在,我们教过的毕业生已遍及各个领域,有外交官、企业高管、新闻记者,也有的留校成为了我们的同事,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促进中俄交流的工作。

伟大的中俄两国人民曾经并肩作战抗击法西斯侵略,如今的两国人民共饮“万里茶道”的片片新绿。祝福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断深化!祝福两国人民的生活更加幸福!


茉  莉

天津外国语大学俄语语言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阚文峰

茉莉是俄罗斯姑娘Валентина的中文名字。她本名叫瓦连金娜·阿列克谢耶夫娜·季宁娜,俄语意为“健康、强壮”。她不像大多数俄罗斯女性那么高挑,倒像江南水乡的女子那样婉约小巧,安静从容。我习惯以中国的传统称她为“茉莉姐”,一是年龄上她比我大一轮,二是她像姐姐一样关心我的生活,引导我的人生。我与茉莉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她学习汉语,我学习俄语,刚好互补。我们的相识还得从五年前我开始学习俄语说起。

五年前,我考进牡丹江师范学院东方语言学院俄语系,开始正式学习俄语。与俄语更早的缘分要从高中说起,当时我的表妹在沈阳的一所外国语学校上高中。有一次,她们学校来了一批俄罗斯中学交换生。她给我展示了他们班与俄罗斯学生举办交流活动的照片,并向我介绍了俄语字母表。这些写法奇怪的字母和漂亮的外国面孔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对这门语言有了学习的动力。大二时我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俄语语法,锻炼口语的最好方法就是找俄罗斯的汉语学习者互相学习,所以我通过网络认识了茉莉。

从2017年相识,到2018年俄罗斯举办世界杯,到2019年的北京之旅,再到2020年疫情期间我们不间断的问候,我与茉莉的友谊已经走过了五个春秋。

2017年我与茉莉相识,当时为了锻炼俄语,我不断向她提问,并介绍我的日常生活。由此,展开我们的话题。中学时我最喜欢读书,到了大学也在坚持这个习惯。学了俄语之后,我对俄罗斯的经典名著非常感兴趣,所以当我读到一些好的文学作品时,我们也会就某个观点进行探讨。比如,我们曾经讨论过沈从文与拉斯普京作品中人与自然的生态和谐。同是热爱阅读的人,我们之间的话题就慢慢地多了。我曾把我中学时写作的一些自创诗词分享给她,她也回赠我她的练笔小说。

我对体育赛事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只是偶尔在网上看一些消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激起了我的热情,出于对俄罗斯国情与文化的了解,加上室友对世界杯足球比赛的痴迷,我也跟着关注起了世界杯。茉莉是莫斯科人,她去世界杯的现场比较方便,所以她经常给我发一些足球比赛的现场照片,看到这些第一手的照片,我第一次感觉国外的世界离我那么近。七月份茉莉托人给我寄来了世界杯足球赛的纪念币,手里捧着纪念币的那一刻,我的眼眶有些泛红,因为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外国朋友的礼物,更何况是跨越千山万水寄过来的呢。它让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俄罗斯朋友的真诚与热情。

图为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门票、世界杯现场、世界杯纪念币

2019年秋,茉莉成功申请了到北京语言大学进修的机会,九月她成功入学。由于初次到北京,她对中国的生活还不太适应,经常会有些生活的小问题。那段时间我们聊了很多,可能是独在异乡,茉莉经常向我倾诉她的故事。在文字的背后能感受到她一个人的无助与辛酸。我们聊到了人生,谈到了童年以及成长经历。根据茉莉的回忆,她是出生在苏联最后几年的一个工人家庭。和我们九零后的农村孩子一样,从小跟着祖母长大。当时苏联虽然已经处于解体的前夜,但是他们的生活还算是比较平静。大学毕业后,茉莉找到了一份对外贸易的工作,并逐渐开始与中国打交道,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开始喜欢上了中国文化,开始学汉语。茉莉已经有一个四岁的女儿了,活泼可爱,跟着外婆生活,因为茉莉平时要忙自己的工作,只有到休息日才有机会去郊区看望女儿。她希望女儿也能学习汉语,她建议请我去莫斯科上学,可以多跟小朋友相处,教她学汉语。



图为童年的茉莉(左)和茉莉的女儿(右)

大四时,我每日沉迷在紧张的考研复习中。茉莉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她想去湘西凤凰古城,感受沈从文笔下的湘西风情(这源于我和她的谈话)。她希望去贵州梵净山感受天堑的雄伟壮观(茉莉在网上看到了梵净山的图片,被梵净山的景观所震撼)。当时茉莉才学了两年汉语,如果要去西南地区,那里的方言是她交流的障碍,而我是四川人,西南官话是我的母语。我也因为《边城》这部作品对湘西十分向往,所以我们约定去湘西。准备出行的前一天,她的护照出了一点小问题,远行被迫取消。

2019年国庆节假期是我二十多年人生中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第一次去北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与俄罗斯朋友旅行,三重初体验给我以莫大满足。那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日,四海一片欢腾。一转眼两年过去了,这两年的时间世界各国被新冠疫情笼罩。那一次北京之旅似乎是我大学生涯最后的狂欢。

到达北京已经是10月1日凌晨两点多了,茉莉还出来迎接我,她送我去酒店住宿。那是我第一次见茉莉,她是很典型的俄罗斯女性的长相,浅蓝色的眼睛,淡黄色的卷发。她总是习惯穿黑色的长裙,就算是第二天我们去爬长城也坚持穿裙子。对于这一点我曾直言不讳地问过她原因,她只是微笑回应。这也让我想起了二战时期俄罗斯女兵们穿裙子战斗的情景,这大概是俄罗斯女性的着装传统吧。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我们进行了一个早餐“茶话会”。出于尊重,也为了锻炼我的俄语表达,我尽力用俄语和茉莉交流。我们谈了学习语言过程中的一些问题,也说到了自己国家的文化国情。原来她来中国之前是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已经做到了财务总监的位置。她就像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中的卡佳一样,独自抚养女儿,同时打拼事业。在闲暇之余还学习汉语,旅游,了解各种文化。对于这种独立坚强的女性我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崇拜。下午我们去参观了圆明园,一路上我给茉莉介绍了圆明园被毁灭的过程,茉莉表示非常遗憾。十一期间,我们爬长城,参观颐和园。圆明园的石舫和颐和园的十七孔桥不再是课本中的插图,名胜古迹巍峨壮丽地呈现在面前,令我和茉莉感叹不已。晚上去附近的俄罗斯餐厅,是我的第一次品尝俄餐,茉莉说那里的俄餐并不正宗,但对我来说仍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后来,我们还打算去故宫,因为没有提前购票,很遗憾错过了故宫之行。于是,我们改去了附近的北海公园,漫步其中,聊不完的话题让我顿感时光飞逝。

2019年离开北京后,我和茉莉没有再见面,但我们仍经常在微信上联系。2019年冬天,她回到了莫斯科。2020年1月,新冠疫情暴发,茉莉不能再回中国,我也留在四川老家。令人高兴的是,尽管受疫情影响,茉莉还是给我寄来了我之前请她帮我买的俄语教材,她还好几次给我寄来了俄罗斯的特色美食。这些友谊的礼物让我感动不已。2020年夏天,我终于顺利考上了研究生。茉莉回国后继续从事之前的贸易工作,有时她遇到语言问题,我也会尽力帮她翻译。只是疫情时代的贸易工作并不好做,茉莉还是在努力工作着。如今我慢慢地进入学术领域,希望有一天能够有机会去莫斯科,去感谢这位真诚、友好的姐姐。

茉莉寄给我的俄语书籍

在庆祝《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之际,我再次被中俄传统友谊所感动,又再次想起友好的茉莉姐姐。希望疫情之后我和她再次相遇时我已经成了地道的俄语人,希望我和她的友谊地久天长。


相关附件: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保定道9号
电话:022-58368600
主办单位:天津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天津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版权所有
津ICP备14000935号 网站标识码:1200000002
津公网安备12010102000231

中华人民共和国天津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版权所有

津ICP备14000935号 网站标识码:1200000002

津公网安备12010102000231